春天的落叶

    清晨,我轻轻地走出昨日缠绵并带着伤痛的梦境,加入到晨练的队伍中,借着洁净而清爽的空气,清洗着尚未完全退净的忧怨与不快。行进在绿树掩映的振兴大道上,忽然,脚下发出沙沙的响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低头一看,响声原来是人行道上堆积的半干枯落叶发出的,他们虽然比不上秋高气爽时或在呼啸的寒风中落下的树叶所具有的那种像仙女散花,又似蝴蝶飞舞般、飘飘洒洒的那种气魄,那种风采,但春天的落叶洒脱的姿态也让人心绪飘飞。
    春天特别亲切,特别柔和,借春天的晨风拂面,是美容中不可多得的自然方。迎着晨风散步,多呼吸点新鲜空气,可改变人的精神面貌,许多小病都可以不治而愈。就为这,许多中老年人都变得勤快起来,每天清晨,游园里、广场上,晨练的人群熙熙攘攘。
    一路走过,总有几片落叶在亲切柔和的春风中飘落在我的肩上,然后又飘落到地下,我弯腰将它们拾起捧在手心,望着落叶我的心情难以言表,是同情还是心痛,自己也讲不清楚。
    我轻轻地将手中的落叶放下,抬头看到他们曾经奉献过、奋斗过、生存过的树枝丫,我忽然清醒了许多,眼中那一簇簇新叶嫩芽在春风的呵护下正茁壮成长,新叶丛中还有少量即将落下的老树叶,他们总是护着那些新叶嫩芽健康成长之后,自己才肯放心地飘落。
    路旁种的是人工栽培的樟树,樟树是常绿乔木,有香气,木质坚固、细致,是做箱、柜的材料,可防虫。我想,这种在亲切柔和的春风中才会落叶的树,它们春天的落叶为之新陈代谢,也许是显现它们能四季常绿的本领吧!
    望着眼前被环卫工人扫拢,然后又用大卡车拉到荒郊野外成为有机肥料的落叶,它们飘落之后甘把自己的生命融化,为人类、为自然界献上自己最后的能量,哪怕是有限的一点点,自己也心甘情愿。
    想想春天的落叶所走过的四季,让人由衷地赞叹,无论寒风怎样袭击,它们始终坚守枝头,并借冬日的寂静,养精蓄锐,准备用充沛的精力去迎接孕育新的春天,为自然、为人类增添新的希望。
    每到春天,当树枝丫上从它的怀中偷偷发出一丛丛嫩芽,转眼又变成一簇簇新叶后,它们才会高高兴兴地飘落,那风采真让人赞叹,在赞赏的同时,使我想到人类具有的新陈代谢,也就是新老班子的交替或更换时,同样会让人敬佩或感慨!
    望着樟树上那些等着飘落的老树叶和脚下堆积的落叶,让我突然想到一位手把手教我如何备课写教案已去逝的熊老师。
    上世纪60年代初,高考落选的我被安排到一所乡村小学任教,我拿着教育局开的介绍信找到了校长,校长说,学校三年级的班主任熊老师生病了,你去代她的班,让熊老师好好休息。
    随后,校长带我到办公室找到熊老师说明情况。她听着校长的介绍,时不时朝我点头微笑,看到她慈祥和蔼的面容,打消了我的许多顾虑和畏惧。接着,熊老师把那个班的情况向我做了详细的介绍,最后对我说:“我这个班学生多,有些顽皮,不过我会协助你把这个班带好的,有事你就来找我,我会尽力帮助你.....”后来,熊老师向我传授她在教学工作中的实践经验和业务知识,她常对我说:“年轻人一定要有信心,只要有信心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有时,我在上课时,熊老师会站在窗外看一看或听一听。她那尽职尽责的精神时时在鼓舞着我,激励着我。一年后,我去进修,后又因工作的变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她。
    一次,我利用下乡的机会去学校看望熊老师,一问,才知道熊老师在两年前就去世了。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当时顿感双脚麻木,迈不开脚步,眼里噙着泪花,这时熊老师的声音在我身旁再次响起:“年轻人一定要有信心,只要经过努力,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声音既洪亮又亲切。
    抬头望着樟树上等待飘落的老树叶和繁茂的新枝嫩叶,我痴痴地想,自己所想念的熊老师不正像春天的落叶那样,手把手地扶起新一代接班人,见着晚辈健康地成长起来后才会放心地离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