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美味香椿芽

    在我家乡土地上生长着两种椿树,一种称红椿,一种叫白椿(也叫臭椿)。红椿树也称香椿,叫红椿是因其木质红润,称香椿是因其所生嫩椿芽香荃,可以为食。
    香椿还是一味良药。中医认为,香椿味苦、性寒、无毒,有清热解毒、止血、健脾理气、涩带固精等功效。《本草纲目》记载椿芽可治白秃,“取椿、桃、楸叶心捣汁频涂之即可”。民间有用香椿治痔疮、湿疹、遗精、滑精、关节疼痛、跌打损伤、食欲不振等的验方。
    古代诗人对椿树多有赞美,写下了不少咏椿的诗章。唐代诗人贾岛有诗曰:“掩扉当太白,腊数等松椿。禁漏来遥夜,山泉落近邻。经声终卷晓,草色几芽春。海内知名士,交游准上人。”另一位诗人晏殊《椿》曰:“峨峨楚南树,杳杳含风韵。何用八千秋,腾凌诧朝菌。”宋代诗人王千秋咏椿云:“春江波面浑,春岸芦芽嫩。不见木兰舟,急雨冲花阵。暗祷紫姑神,觅个巴陵信。”宋人王以宁《庆双椿/浣溪沙》曰:“问政山头景气嘉,仙家绿酒荐菖芽。仙郎玉女共乘槎,学士文章舒锦绣。夫人冠帔烂云霞,寿香来是道人家。”
    家乡人称椿树为树王,这源于一段民间传说:西汉年间,12岁的刘秀被王莽一直追赶到商州境地。正当他人困马乏、饥渴难捱之际,忽然被眼前偌大一片桑树林挡住去路。但见地面上铺满了一层紫红色长圆形果实,刘秀饥不择食,顺手揽了一掬填充饥肠。只觉甘甜顺喉下,顿时解了饥渴。后来,刘秀当上皇帝,欲封当年曾解救过他危难的果树为“树王”,便吩咐御侍大臣去办这件事。谁知那位糊涂的大臣不做调查研究,将皇上赏赐的金牌错挂在了椿树上。从此,椿树就充当了树王,而桑树却为此“气炸了肚皮”。
    每年春天,当红椿芽长到一豁口长时,商州人便开始扳椿芽(也叫扳椿头)。因为城里没有红椿树,所以扳椿头是属于乡下人的美事。于是,常见乡下人将扳得的椿芽扎成无数小把,竹筐盛了挑到城里去卖。城里人为尝鲜,便争先恐后购买。城里人把香椿芽视为仙物,拎回家淘洗干净,或清炖,或爆炒,或凉拌,或做馅儿包包子都成。
    最是那香椿芽炒鸡蛋,堪称食中一绝,说它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肴也不为过。说它好,不光是这款菜的营养搭配合理,而且色泽绿黄相间,诱人食欲。春天,来一盘香喷喷的香椿炒鸡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