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贞:怡情寄怀可疗疾


    冬天的风像小刀似的嗖嗖吹,吹来了凛凛寒意,街旁一株株女贞树上的果实被风吹得渐渐由青转黑,像串串蓝黑色的葡萄,在风里舞蹈,刷刷作响。喜鹊来了,灰鸦来了,麻雀们自不必说,叽叽喳喳,欢呼雀跃,如同赴一场热热闹闹的盛宴,冬天的女贞树是鸟儿的天堂呢。
    女贞为木犀科女贞属常绿灌木或乔木,原产于中国,分布广泛,因其四季常绿、枝叶婆娑、树形整齐,成为街区、园林、庭院绿化美化的优良树种。东汉蔡邕在其编撰的《琴操·贞女引》中歌曰:“菁菁茂木,隐独荣兮。变化垂枝,含蕤英兮。修身养志,建令名兮。厥道不同,善恶并兮。屈身身独,去微清兮。怀忠见疑,何贪生兮。”借女贞树表达忠贞不渝的志向。晋代苏彦的《女贞颂》序云:“女贞之木,一名冬青。负霜葱翠,振柯凌风。故清士钦其质,而贞女慕其名。或树之于云堂,或植之于阶庭。”明初文人张羽在《杂言》诗中赞曰:“青青女贞树,霜霰不改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称:“此木凌冬青翠,有贞守之操,故以女贞状之。”因此,女贞树成为古代文人心中道德模范的象征。
    女贞春末夏初开花,花儿成簇成团,黄黄白白,像一帘帘花的瀑布,垂挂下来,漫起的香气传播得很远,诱引得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蜜蜂在花蕊嗡嗡采蜜。女贞花香气似梅,芬芳清逸,故又名“梅正亮”,亦有茉莉的清香、桂花的甘甜,沁人心脾。近代学者王国维在《阮郎归》一词中赞曰:“女贞花白草迷离,江南梅雨时。阴阴帘幙万家垂。穿帘双燕飞。”一树树女贞花把江南夏景渲染得如此美丽。
    女贞在秋冬之季结实,缀满枝头,且愈冷愈显其蓝黑之色,经冬不落,采收它的成熟果实晒干,或者置于热水中烫过后再晒干,即为中药女贞子。女贞子性平,味甘、苦,归肝、肾经,有滋阴益气、补益肝肾、清热明目、乌须黑发等功效,常用于头晕目眩、耳鸣目暗、腰膝酸痛、内热、须发早白等症。《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称女贞子有“主补中,安五脏,养精神,除百疾”之功。
    小时候,太姥姥的院子里植有两棵女贞树。每年冬天,太姥姥都要收女贞子晒干,别有妙用。邻居有腰痛病,有时痛得腰也直不起来。太姥姥把她收存的女贞子,连同桑葚干、旱莲草、枸杞子一起送过去,让邻居熬水喝。一段时间后,邻居的腰痛有所好转。太姥姥和我的母亲常用女贞子、皂荚、旱莲草熬水洗头发。我的母亲到老都是一头乌亮的头发,我们每每给她挑白发,很少能挑出一根来,母亲总是念叨:“都是年轻那会儿,你太姥姥院子里那女贞子、皂角的功劳,只可惜那些老药树都没了。”
    记得我中考那年,太姥姥离世。那年冬天,两株女贞树结的果实特别多,好多鸟儿都来了,整整一个冬天,鸟儿们悦耳的鸣叫声布满了那个老院子……